双向情感障碍

双相情感障碍(BD)又名双相障碍,是一类既有躁狂发作或者轻躁狂发作,又有抑郁发作(典型特征)的常见精神障碍,首次发病可见于任何年龄。
躁狂发作时,患者有情感高涨、言语活动增多、精力充沛等表现;抑郁发作时,患者常表现出情绪低落、愉快感丧失、言语活动减少、疲劳迟钝等症状。
患者的临床表现复杂,其复杂性体现在情绪低落或者高涨反复、交替、不规则呈现的同时,伴有注意力分散、轻率、夸大、思维奔逸、高反应性、睡眠减少和言语增多等紊乱症状。还常见焦虑、强迫、物质滥用,也可出现幻觉、妄想或紧张症状等精神病症状。 
病程多形演变,发作性、循环往复性、混合迁徙性、潮起潮落式病程不一而足,比如3个抑郁期跟着2个躁狂期。间歇期或长或短,间歇期社会功能相对正常,但也可有社会功能损害,多次反复发作后出现发作频率快、病情越发复杂的情况。
双相情感障碍的临床表现为躁狂发作,或抑郁发作和躁狂发作交替。

典型症状

躁狂发作
典型的躁狂发作,以情绪高涨、思维奔逸和意志增强的“三高”症状为特征,属于精神运动性兴奋。
情绪高涨
患者轻松愉悦、乐观热情,有时表现易激惹,会因小事发脾气。病情严重时有冲动言语及行为。
思维奔逸
患者思维联想快,说话急促,语速比正常时候快,语量也比正常时候明显多,滔滔不绝,说得口干舌燥。病情严重时,患者出现音联意联,随境转移,易被周围事物所吸引,自我感觉良好,说话漫无边际,认为自己才华出众、出身名门等,甚至患者的症状,可达到妄想的程度。
患者发作严重时,可有短暂的、片断的幻听,还可有妄想、思维散漫,行为紊乱伴发冲动行为,也可短暂出现意识障碍,如错觉、幻觉,及思维不连贯等症状。
意志行为增强
患者不断计划,整日忙碌,爱交际,爱管闲事,易冲动,行为鲁莽,做事有始无终,不计后果。
轻躁狂发作
轻躁狂发作临床表现较轻,持续至少数天的情绪高涨、精力充沛、活动增多、易激惹、对自我评价高、睡眠需求少、思维奔逸、行为鲁莽。
患者社会功能或职业功能只被轻度损害,这种损害不易被人识别,周围人可感到患者与常人或其正常时候有差异,但患者无自知力。
抑郁发作
患者典型抑郁发作时,以情绪低落、思维迟缓和悲观、意志行为减退“三低”症状为特征,伴有认知功能减退和躯体症状,处于精神运动性抑制状态。
情绪低落
患者陷入显著而持久的情感低落,低落的严重程度从闷闷不乐,到严重的悲观、绝望。因情绪低落、兴趣减退,对什么事情都没兴趣。
思维迟缓和悲观
思维联想缓慢,如患者感觉脑子像生了锈的机器,主动言语少,语速慢,严重情况下,甚至无法进行正常交流。患者在情绪低落下,出现悲观思维,有无用感、无价值感、无助感,自责自罪,严重时,患者出现罪恶妄想。部分患者出现幻觉,或在悲观思维基础上出现自杀念头和企图。
意志活动减退
患者活动和行为缓慢,如生活被动、懒散,常独坐一旁或整日卧床,日常生活需要人料理,不想做事,不想上班,不参加平时爱好的活动,回避社交,严重者不语、不动、拒食。
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严重的慢性疾病,许多双相患者会经历较多的复发阶段,部分患者在缓解期间也难以恢复到正常社会功能水平。患者残余的心境症状,通常存在于两次发作的间期,并损害着患者的正常功能,增加了复发的风险,而这些又会反过来加速疾病的进展。
除复发外,自杀式双相情感障碍成为了另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,患者最终死于自杀者比例接近20%。此外,睡眠紊乱、认知损害等残留症状,也是不少患者即使是在缓解期,也仍然存在的问题。

双相情感障碍与边缘人格障碍

边缘人格障碍与双相障碍,尤其是与快速循环类型的双相障碍有许多类似之处,它们都具有情绪不稳定的特征,但是二者也存在可辨别的差异。边缘人格障碍患者心境的改变往往是非常短暂的,经常在几分钟内会从感觉良好变为极度痛苦——这通常是对被亲密他人所排斥甚或仅仅是被其轻视而做出的反应。相反,双相情感障碍的情绪变化往往持续数天甚至数周,而且这种变化很大概率会毫无任何缘由地突然发生

虽然边缘人格障碍患者的确在人生中某个时候会变得抑郁,并往往符合重度抑郁的全部诊断标准,但是他们很少会体验到躁狂情绪,情绪的转变更多的是从这种转变是从心烦意乱到感觉良好,而不会像双相障碍患者一样从心情不好变为情绪高涨。

在双相障碍患者中,有10%~40%的人也符合边缘人格障碍的诊断标准。边缘人格障碍的标志是心境、关系和对自我或身份的感觉等方面表现出不稳定的特征。边缘人格障碍患者长期感到空虚和无聊,难以独处,并频繁地做出自杀姿态或进行此类威胁。